快手超频:沉默的铁岭理工男程一笑决定走出舒适区-紫金网

宿华外号“BigBug”,在加入快手前,是程一笑心目中排名中国前十的程序员。

摄影:史小兵

程一笑比宿华更闷,他一句话都不说的时候,宿华的急性子就显现出来了。

有一次开会到最后,程一笑一直不吭声,宿华忍不住了,“一笑你要有意见就赶紧说,说完我们就过了”,然后,程一笑慢吞吞地说了两句。

快手每个月会召开一次全员大会,时间是周五下午五点,每次宿华和程一笑发言,都很难在现场引发高潮。

“俩人说话总是一个腔调,没有一点起伏。

”一位快手员工如是说。

更深刻的一致,正如程一笑自己所言,来自于价值观底层。

时间倒回七年前,那是2011年,程一笑刚开始做一款名为GIF快手的个人软件,这是个移动端的动图制作软件。

他常常在出租屋中拍下自己的大头照,制作成动图,再发到自己没加V的微博。

这个在微博流行开来的小软件很快引起了张斐的兴趣,后者当时正在移动+camera的领域寻找项目。

张斐在微博上找到程一笑,带来了200万人民币的天使轮投资。

两年之后,当GIF快手遇到转型和招人的困难时,也是张斐找来了宿华,帮助两个创业团队完成合并,于是,有了今天的快手。

合并前,程一笑的团队里加上他一共4个人,他自己负责iOS端,杨远熙负责安卓端,银鑫负责服务器,另外招了个人做设计。

这个团队搭建得很顺利。

杨远熙是程一笑大连惠普时期的同事,两人在一个项目里,一帮同事常常在下班后去程一笑家楼下的饺子馆吃饭。

那时候,杨远熙就开始听程一笑念叨移动端创业。

“2009年iPhone3GS刚发布,一笑就托人从海外代购了一台。

他当时就觉得这一定是中国互联网的未来,那时候就每天撺掇我,让我一起出去创业。

”杨远熙回忆道。

“这个东西靠谱吗?

”带着疑虑,杨远熙并没有立刻答应。

2011年底,已经南下在华为工作的杨远熙给程一笑打电话找他帮忙买票,闲聊中得知对方正在做GIF快手。

电话里,程一笑再次发出了创业邀请,当天杨远熙就做出了辞职创业的决定。

一个月后,办完离职手续的杨远熙来了北京。

飞机落地那天正赶上雾霾天气,习惯了深圳的晴朗,杨远熙一下飞机就有些悔意,但看到程一笑都来接机了,抱着“来都来了”的想法,跟着程一笑回到了GIF快手在立水桥的办公室,奥北小区的一套两居室。

张斐对这套两居室印象也十分深刻,不仅地方偏,屋子里还特别冷,“一笑对生活要求很简单,我猜他一个月能花个3000块就已经很不错了”。

想起这段北上的经历,杨远熙觉得,最初的加入可能是一时冲动,但坚持这么多年,还是因为对程一笑的信任。

“他最开始跟我说这个东西是未来,在完全看不到希望的时候,就投入进去,还坚持这么多年,直到希望出现。

”杨远熙说。

银鑫是程一笑的大学舍友,2011年程一笑离职创业前,两人都在人人网,程一笑做iOS,银鑫负责Server端。

那一年,创业的风潮已然兴起,作为服务器端开发工程师,银鑫收到了很多创业的邀约。

程一笑拿GIF快手的产品雏形给他看时,他手中同时还有另外两个项目。

“别的朋友给我看的项目,第一屏打开我就知道是什么东西了。

但他(程一笑)那个东西,从产品思路、最终呈现还有得到的效果,在市面上真的没有见过。

”银鑫说。

四个人的团队顺利地把GIF快手做到了千万级别的用户量,单体应用变现难的问题也更加突出,程一笑和团队开始考虑向短视频社区转型。

转型需要招人和融资,初创阶段的公司招聘在一定程度上依赖于创始人自身的感染力,这恰恰是程一笑的软肋,不善言辞,很难迅速影响他人。

这也影响了融资的进展。

面对招人、融资、产品的多重困境,张斐找程一笑深聊了一次。

张斐对程一笑说,公司要做大,需要一个能把销售、运营、招聘、组织管理都抓起来的CEO,“一笑认为自己更愿意做一个好的产品经理,做CEO,他兴趣就没有很大”。

招聘CEO的事在这次深谈之后开始启动,但过程并不顺利。

一些原本有意向的人,见完程一笑就打了退堂鼓。

“一笑说不出来那种画饼的话。

”张斐说。

直到另一个不会画饼的程序员的出现。

宿华当时在创业圈已经小有名气,清华毕业后,先后供职于谷歌和百度。

彼时,宿华已经离开百度,正在做自己的第二个创业项目,一个社交电商。

这个项目因为数据不理想停止运营后,宿华来找张斐商量创业方向,聊了20个方向后,张斐想到了程一笑。

“我这有一个好的产品经理,方向挺好,你要不要考虑跟他合作?

”张斐对宿华说。

对于宿华,程一笑早有耳闻。

当时的快手,从单机化的工具产品向社区转型,需要找到擅长后端的合作者,而在程一笑心中,宿华作为后端程序员,在中国排得进前十。

2013年夏天,在张斐住的金隅酒店,程一笑和宿华见了面。

多年后,程一笑回忆起这次见面,仍然记得当时讨论的话题,两个程序员围绕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的应用聊了很久,“宿华是一个程序的大牛,有很多可聊的东西”。

合作意向达成了,还要设计具体方案。

张斐觉得,以宿华的心气和能力,很少中途加入一个公司,所以必须设计一个让宿华无法拒绝的方案,“因为只能提一次offer”。

张斐提出了一个方案,晨兴资本和程一笑的团队各自稀释一半的股份,拿出50%的股份做期权池,再把期权池中的大部分股份给宿华和他的团队。

程一笑和团队商量完,立刻就接受了这个方案,张斐觉得程一笑是个想做大事的人,并不太看重自己的名利。

程一笑不在乎,那GIF快手的其他人呢?

创业还未成功,股权先少了一半。

张斐就很忐忑,在教科书版的创业指导中,这种组织结构有风险,他自己就见过很多中途组建的团队,遇到困难时经历分崩离析。

银鑫说,当时大家潜意识也会觉得股权重要,但又很相信那两个不太爱说话的程序员,“一笑和宿华都不会坑我们”。

作为同类,程序员之间建立信任十分迅速。

杨远熙第一次见宿华就知道他是个写了七八年代码的人,“当时他穿了一件非常程序员的衬衫”,杨远熙说宿华和程一笑甚至还知道他的银行卡账号和密码。

“四个程序员都觉得没那么多心思搞点小动作”,杨远熙这么总结他们的关系。


bck娱乐_bck体育不让提款_bck体育app